首  頁   業內動態   業務介紹   在線申請   企業文化   聯系我們
 
     
  義烏市惠商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地址:義烏市福田路105號海洋商務樓903室  
  傳真:85196022、85196000  
  咨詢電話:400-689-1239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業內動態 -> 正文  
政府引導與市場主導——普惠金融專題討論會演講實錄
發布時間:2016-04-21  閱讀次數:621
 

王君教授精彩演講
 
謝謝貝多廣博士,也謝謝人民大學給我這個機會來交換我的看法。我在前面插話的時候,已經把大家的預期提升了,結果自己現在就要把自己放在爐火上烤。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這樣一個題目,這個題目特別有意義,原因就是我們剛才聽到農村金融的介紹很有意思,但是到底這些農村金融能不能發生,能不能真正的發揮作用,里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環節,就是政府的職能

研究問題:促進普惠金融的發展
我們目前正在研究的這些問題,就是促進普惠金融的發展,不是一個小問題,雖然我們說的是微型金融產品和服務,微型金融機構,但是我們面臨的問題涉及到整個世界,在人類的歷史上最終消滅貧困。這是一個非常宏偉的目標,這也是我曾經供職的世界銀行的使命宣言,就是我們要在全世界消滅貧困。在世界銀行,我們一萬多員工為這樣一個目標走到了一起。

我們如果沒有普惠金融,能實現這樣的一個目標嗎?目前,北京、上海建設的很發達,讓外國人來了以后,分不清楚是在中國還是在發達國家。但是到了縣以下,我們還是看到了有些地方還是很落后,貧富差距甚至在擴大、環境在污染、資源在浪費,甚至社會穩定也成為了問題。人民大學小微金融研究中心,中歐國際商學院,在這里研究的問題,其實是在面對著一個事關全球繁榮,面臨事關中國能夠建成一個高收入的、和諧的、富有創造性的社會這樣一個宏偉目標,但是我們能實現這樣一個目標嗎?喜憂參半。

普惠金融領域的問題
看一下在普惠金融這個領域,其實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議論,有很多偽裝的普惠金融的實踐者和專家,還有的甚至還打著普惠金融的旗號欺詐,比如說e租寶,我看了微信群里轉來的在中央電視臺做的廣告、宣傳,那樣瘋狂,我覺得很震驚。除了這些現象以外,我們也看到大量的政策扭曲和公共資源的浪費。過去十多年里,我去了很多的鄉鎮、自然村,一方面看到普惠金融的目標還沒有實現,另一方面看到幾乎每一個地方政府都有數以十計甚至高達百項的財政補貼項目。甚至在南方的一個省,你隨便說一個農村金融的活動,漁業、農業、林業、種植,隨便你說出來,地方政府官員就可以非常自豪的告訴你,他們為此設立了這個基金、那個補貼。加起來都是數以百計的,包括一些國定的貧困縣,他們都可以拿出數千萬資金建立這樣那樣的基金。而這些基金效果到底怎么樣?是可以打一個問號的。
 
有這樣那樣的投入,但是產出怎么樣、效果怎么樣,從來沒有人認真的計算過、評價過,而這些錢其實都是納稅人的錢,是我們全社會的寶貴資源。其實,也有很多官員他們辛辛苦苦,本著善意的目的在做著促進農村金融、小微企業的事情。但是這不等于結果就是可以自圓其說的,是正當的。就拿剛才我們聽到的農村金融的案例來說,公共資源的使用并不是無限的,因為無論是中央還是地方,并不是有無限的財政預算可以達到目的。他們用于扶持某些不該扶持領域的時候,他們建立的那些基金被有權有勢的人以各種名義拿走以后,是讓很多正當的需求得不到滿足。也由于這個原因,很多本著善意的目的設立的政府財政預算基金、稅收減免反而擴大了貧富的差距。
 
由于這些做法扭曲了政策,使得激勵機制產生問題,使信用文化受到破壞,并且也由于這些政府支持的項目,他們產生了虧損,所以還導致金融改革和發展受到阻礙。所有這些都需要加以澄清,在普惠金融領域也需要凈化語言環境,大量的說法都是似是而非的,是錯誤的,不利于我們認識問題的。
 
制定普惠金融的國家戰略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迫切需要制訂普惠金融的國家戰略,因為只有這樣的一個戰略才能夠把一些重要的問題加以澄清。比如說我們到底要實現什么樣的目標。普惠金融到底為什么人服務,要解決哪些人的問題。這些人是什么人?農民、個體工商戶、微型企業主,在城市還是在鄉村,到底是什么人,在什么樣的地域,他們有多少,我們按照什么樣的原則來滿足他們的需求,實現普惠金融的目標;用什么樣的方法和政策措施,以及在眾多的需求面前,我們怎樣確定重點,分清優先緩急,在多長的時間內實現目標,并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要警惕,不能讓過度的政治化和意識形態化妨礙我們實現這個目標。過度的政治化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很多官員和金融機構,他們其實是有很崇高的理想,也有很多人的口號,問題是你一旦把普惠金融過度的政治化了,賦予他過高的道德標準,這個時候就會產生異化,而且會排斥那些扎扎實實的,雖然是沒有漂亮的口號,但是他們同樣能夠起到普惠金融的作用的實體。更不要說還有意識形態的問題。

有了這樣的做法以后,普惠金融的國家戰略還需要對目前取得的進展做出評估,這樣才能夠知道我們現在實現了哪些、取得了哪些成果,還存在著什么樣的差距,存在什么樣的矛盾和問題,以及這些矛盾和問題深層次的原因是什么。現在在這個問題上并沒有共識,在過去的十多年里,我所參加的政策問題研討會,幾乎每一次都會出現雞說雞話,鴨說鴨話,各種各樣的議論,大家說不到一起。今天的這個會,我感到很欣慰的是,其實我們有很多實質性的碰撞和交流,我們距離真理、真實情況更近了一些。
 
我在世界銀行的時候,曾經爭取到一筆亞歐基金的贈款。這筆錢是用來對農村金融需求做一個很好的樣本調查,目的是很好的了解農村、農民、農業生活金融需要的要求。但是這個東西夭折了。一百多萬美元被用掉幾萬美元之后,剩下的就還回去了。原因就是有很多的部門他們熱衷于供給方的數據,來自金融機構報告的農村三農的貸款,小微企業的融資到底做了多少萬億。但是對于需求方的數據沒有興趣。因為這是需要耗時、費力、大量的經費。今天在會場有幾位,曉山、劉老師,還有好幾位一起參加了西南財大的關于小微金融的調查,在幾年前他們也做了農村金融的需求調查,僅就這一次調查而言,據他們說成本現在兩千多萬,每一張問卷一千元,這和國際上一百美元一張問卷的成本是類似的。很多人聽了這個成本以后咋舌。他們覺得會這么貴嗎?但是一些部門的官員不經過實地調查得出來的觀點誤導政策,危害是更大的。
 
對現狀做出評估,還有助于我們防止借貸過度、供給過度。供給過度、債臺高筑不是危言聳聽。有可能在局部地方造成局部的消費信貸過度。如果有一個很好的評估,可以避免這個問題。政府機構他們是出于善意的目的,卻發力過度,不需要補貼的地方他們也去補貼,不需要引導的地方他們也引導。造成了民間和市場的作用很難發揮。現在有很多金融創新是可以在中國得到運用的,但是由于有補貼,這些機構、這些創新就沒法落地生根,造成公共資源的浪費,信用文化的破壞。由于把精力過多的用在金融產品的直接提供,反而忽略了公共基礎設施,從剛才的討論大家可以看到,與其直接提供金融服務和產品,政府還不如把路修好了,把基本的公共服務提供了,甚至寬帶。農民雖然你給了他手機,但他上網以后發現流量費用受不了,所以經常關機。真要玩游戲,一下子就麻煩了,好幾頭豬都玩掉了。

建立普惠金融統計指標體系
要想對現狀做出客觀的實事求是的判斷,我們有一個繞不過去的檻,就是建立一套真正可靠的全覆蓋的、能夠反應真實情況的普惠金融的統計指標體系
 
也是幾年前我們曾經和一個監管當局說好,幫助他們建立商業銀行小微貸款的指標體系,后來也是無疾而終。這里面有一個原因,回到我前面的介紹,如果這個目標不統一,對原則沒有一致的看法,不僅僅是金融機構有動力偽裝成普惠金融的提供者,各個政府部門也有動力向社會和上級,去展示你們自己做的好。但是一套真正有效的指標體系就跟這個背道而馳,這個有點像判斷人家的動機,不是太厚道,但是這么多年下來,我們有理由做出這樣的結論,所以這個統計指標體系對于企業的分類,不僅僅是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分類,還要更符合實際,包括現在共享經濟里面出現的微型企業、個體工商戶的金融服務產品,這些東西都要做出量化。這一點在世界銀行和國際上其他的組織都已經有一些指標體系,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把這些東西拿過來,并且根據中國的國情建立自己的體系,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很少有政府部門有這樣的積極性。

這里就說到政府職能定位里面更具體的問題,除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我們現在還看到金融主管與監管部門,以及地方政府他們的職能定位發生偏差,我的意思在于說明政府職能定位重新劃分、重新思考的必要性。就拿財政政策來說,前面說的從中央到地方有數以百計的各種各樣的補貼項目,各種各樣的基金,如果有細心的人統計一下,都可以是上千億,我們再看一看中國的貧困人口的地圖,你如果劃分一下,插一個旗子表明有上百人的弱勢群體。你發現把政府的補貼資金拿來直接補給老弱病殘、老少邊窮,已經可以直接解決他們的貧困問題。這樣就不用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把農村金融和小微金融的視為弱勢群體。用政府直接補貼的辦法,釋放大量的市場參與者,目的單純是為了賺錢,不坑蒙拐騙,不用黑社會的辦法催貸,用負責任的辦法發放金融產品,有可能我們可以更快的實現普惠金融的目標,但是現在看到的是,作為政府機構和官員,財政每年向人大述職,向上級機構報告業績的時候就會說我們今年投入多少億、建立了多少千萬農業風險補償基金、小微企業的風險基金,信用擔保、省一級設立再擔保的機制,這些都需要盡快的加以清理,重新界定財政政策的邊界。貨幣政策方面,我們聽到有的政府官員非常驕傲的說,中央銀行給我們提供了支農再貸款、再貼現,還有他們沒有提的對金融機構的差額準備金制度,這些政策多年來并沒有真正的起到促進普惠金融發展、具體到農村信貸的金融供給的目的。但是卻不必要的影響了貨幣政策的制定和實施。

就拿差額準備金制度來說,中央要求各個部門采取實際的措施促進小微企業的貸款,解決融資貴、融資難的問題,中央銀行對于三農金融機構采取了降低存款準備金的政策。但是你到下面一看,發現這些金融機構不需要降低存款準備金率,原因是他們50%的資金用在銀行間市場的拆借、購買政府債券、政策金融債,他們有足夠的可債基金,這樣一個政策把繩子推彎了,但是物體并沒有任何移動。

金融監管也是一樣的,現在我們知道所有的監管部門都在爭相推動普惠金融。翻遍了世界的做法,有可能中國政府在促進普惠金融方面是最積極、最下力氣。每天的媒體報道、每天大量的研討會都在說普惠金融,好像很少有國家做的這么集中,這么強的力度。監管也是一樣的,比如說我們設立了專為農村金融服務的村鎮銀行,現在有上千家,我們也設立了小貸公司,現在有上萬家,也看著P2P的網絡機構的發展。有的是政府直接促進的,有的是政府寬容的,但在全世界范圍內都已經反復的證明,凡是設立專門的機構指定特定的人群、劃定特定的區域,甚至規定特定的產品,凡是這么做的都沒有好結果。中國已經反復證明這一點,在研究小微企業、中小企業促進的過程中,我們不斷聽到有人呼吁成立中小企業銀行。馬上要開兩會了,你們不信這次再翻一翻報紙,馬上又要出來了。其實中國政府還是明智的,因為這個口號提了十幾年了,到現在沒有成立,說明國家領導還是有警惕。金融危機以后,一些東南亞的國家也建立了中小企業銀行。我去年三四月份到泰國中央銀行,了解到他們中小企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已經在70%。成立的時候是政客一個很好的口號、說詞,但是當不良貸款率到70%的時候,就成為了一個災難。銀行類的金融監管機構是這樣,保險類的金融管監管當局也是責無旁貸的。在促進普惠金融方面,有很多值得做的,比如說巨災保險,而到現在為止,中國的巨災保險體系并沒有建立起來,上一屆的保監會主席離開的時候說兩大遺憾之一就是沒有建立起來地震保險。我們也是在世界銀行的時候,汶川地震是2008年5月12號,在那之前兩三年我們就有技術援助資金幫助中國建立地震保險。地震保險資金,你需要知道地震的概率,損害的程度,在險的面積,這是需要有技術性的測量、判斷的。而國際上有這樣一些提供者,我們把這些東西都提供以后,地震保險就是沒有建立起來。你不服就不行。在世界上所有那些發生過大的地震災害的國家和地區,臺灣,以及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州,地震以后第29個月之內就建立起了巨災保險和地震保險。我們那么慘烈的汶川地震就給浪費了。

小額保險、農業的指數保險,這些都是對于普惠金融切實有效的東西,并沒有真正的建立起來。現在中國正在面臨著金融監管制度改革,我寫了兩篇文章,目前分業監管導致所有的監管當局都有強大的動力把自己監管的行業做大,甚至他們驕傲的說,我們這個行業的金融資產占整個中國金融資產的70%,這有什么用嗎?在金融危機以后,那些發達國家痛定思痛,已經對大而不倒的金融機構非常警惕,限制這些金融機構規模的擴大,這些機構也自覺的削減他們虧損的海外分支機構。可是我們的金融機構也在做大做強,監管機構也在鼓勵他們。

證券監管當局也想在普惠金融上登上這個快車。但是一說證券,人們就想到炒股票、發債券,衍生產品。這個東西離農民、個體工商戶稍微遠了一點。怎么辦?中小企業集合債券,你不是小嗎?把你們十幾家捏到一起,發一個十億、二十億的中小企業集合債券,但是如果不能償還的話,找誰呢?這些集合里面的個體并不對債券的償還承擔責任,這樣的債券是沒有前途的。監管當局你要管證券,就不必為普惠金融,你沒有直接的發揮作用而感到慚愧,因為這不是你的職責。但是也不是說你。我們在一個省里面召開座談會,前面的已經躍躍欲試的說了很多,到后來證監辦的有點羞愧。我給他解套了,我說你沒有做反而更好,做了反而不好。讓那些不擅長的機構天天鼓搗自己不擅長的事,最最重要的是基礎設施,征信體系在中國已經很發達,在這樣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其實就是所有的事你只要拿出來,都有很好的市場,因為有規模效應。征信也是一樣,但是我們知道現在有這個小貸公司,但是他們卻不能直接進入征信體系,其實這里面反映了一些政府官員的心態,他們把某些進入看作是施舍,看過是特權,所以要嚴加管控,防止他們影響了這個體系的安全。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其實每一筆小貸公司的交易、每一個農村非正規金融機構的貸款本身就是有價值的。在大數據、金融發達的年代,你如果不讓他們進入,你自己也是受損失的,所以這樣一些問題都是應該引起三思的。

其實這些政府部門與其直接參與,他們不如把宏觀經濟的環境穩定好,促進健康的信貸文化、合理的產業政策、商業環境、反壟斷競爭、行業監管、質量標準,把這些做好了,就是對普惠金融的貢獻。因為大家知道如果中國發生金融危機,首先倒霉的還是弱勢群體,農民、個體工商戶、手工業者。就像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很多東南亞的中下階層嘗到了苦頭。一個出租車司機好不容易攢錢把孩子送到美國讀書,金融危機把他的金融財富一下子縮水,孩子的學費供不了,馬上就得退學。所以,把這些做好了,不用非得去繞道去促進普惠金融,普惠金融并不需要大家都上來,七手八腳的都干這些事。

最后說一下地方政府,地方政府面臨的職能定位,重新思考、重新定位,一點不比中央政府容易和簡單,工信部怎么樣促進在全國免費WIFI的普及,讓農民你白送他一個手機,也能低成本的上網。地方政府還面臨著額外的東西,比如說遠離地方政府保護主義,別再把招商引資當做自己的天職。給到當地落戶的金融機構采取直接的補貼,這是從上海開始的,在北京的朝陽區、東城區、西城區,區政府之間也在競爭金融資源,金融資源就像水和空氣一樣是可以自由流動的,并不是你爭取了,好處都留在你那里,卻動用了大量納稅人的錢去給不需要補貼的金融機構的高管補貼他們的費用,減少他們的個人所得稅,他們應該知道的,尤其外資金融機構在哪設點都是有整體的戰略考慮的,非要用這種辦法把他們吸引去,達不到這種目的。更有甚者采取捆綁的辦法。無論中央還是地方層面都迫切需要建立微型金融監管框架,需要有專業的知識和水平。這些都是可以做的。

總之,我今天要說的就是一個事:需要劃一條邊界,這條邊界可以叫做商業可持續邊界,只要是在這條商業可持續邊界之內的,都是逐利的金融機構愿意去努力的,你就不用再去添亂,甚至直接參加進去跟他們爭。你需要做的就是做好法律、司法,比如說合同糾紛,你能夠公正裁決、搞好監管、維護好金融未定,促進金融發展、增加就業,把政府該做的這些做好了,讓商業化的金融機構去做他們能做的事。但是在這條邊界之外,老弱病殘,老少邊窮,他們沒有創造匯報的能力,需要財政直接補貼,但是這個數額是非常有限的,是中國的財政完全可以承擔的。這樣就可以把商業的力量釋放出來。但是在這條邊界的盡處有一條模糊的地帶,這就讓那些開發類金融機構,農發行以及承擔者開發類金融機構職責的,他們先進去開拓市場,再讓商業機構進去。總之,這樣的思路有可能會幫助我們重新思考政府的職能定位,使我們在普惠金融方面取得實質性的進展,而不是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重彈老調。

謝謝大家!

信息來源:惠商小額貸款  責任編輯:惠商小額貸款 關閉窗口

 

 
 
     
義烏市惠商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 友情鏈接
公司地址:義烏市福田路105號海洋商務樓903室 義烏購
傳真:85196022、85196000    咨詢電話:400-689-1239 浙江中國小商品城集團
總訪問量 75080 次 浙ICP備16017337號
2779227792王中王手机论坛